廣州翻譯公司
 
   
   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服務價格 | 質量保證 | 翻譯樣本 | 客戶名錄 | 在線詞典 | 翻譯資源 | 聯系我們
    當前位置:首 頁外國人在中國  
 
英國丈夫的水滸情結
轉載自《環球雜志社》

  黃昏時分,英國東北部紐卡斯爾市的“啤酒王酒吧”幽黃的汽燈下,總能見到一位魁偉的英國壯漢一手持著啤酒,另一手捧著豎版漢字《水滸傳》,津津有味地悶頭自我陶醉著。老聽眾酒保克里斯忙活完手里的活計便湊過來叫道:“武松到底趕回家了嗎?你每次都‘下回分解’,這兩天你沒過來,可是想苦我了。”
羅賓漢的同鄉

  若閣下是“啤酒王酒吧”的老熟客,以上一幕你定不陌生。那說書者正是我的老公布萊恩·霍頓,《水滸傳》蘇格蘭文本譯者,他同時還英譯過大量中國古典詩詞。要說老布(平常我喜歡稱他老布同志)最執著的追求,還是翻譯全套蘇格蘭文版《水滸傳》,并視其為終身己任。周圍的英國親友賞給老布的標簽是:愛爾蘭面孔、蘇格蘭口音卻胸懷著一顆中國心。蓋因其父是愛爾蘭人,而他生長于蘇格蘭,現在卻開口必言中國作風。

  老布能將水滸108條好漢的傳說倒背如流,這份著迷的水滸情結與其家族有淵緣。原來老布的祖父、叔父皆是遠洋輪船長并常年航行于東亞,因此家里收藏了很多東方古董,令老布打出生起對古老東方文明耳濡目染,以至于萌生了不可抗拒的迷戀。老布的外祖父出身于電影《勇敢之心》中所描繪的英格蘭與蘇格蘭交界處的一個古老家族。那片歐洲“風吹草低見牛羊”的茫茫原野,天高皇帝遠,自然成為綠林好漢一展身手的天堂,著名俠盜羅賓漢的原型就是那里的蘇格蘭游牧大俠。每到蘇格蘭飛雪封山的冬季里,老有人圍坐在壁爐篝火旁,聆聽老輩人繪聲繪色地講述邊界綠林傳說。打小滿腦子塞滿了民間傳奇的老布開始學習中文時,一接觸到水滸中與其祖先一模一樣的落草英雄,自然親切萬分,愛不釋手。

  老布驕傲地表示,他是世界上首位以蘇格蘭文闡釋《水滸傳》的譯者。他的見解是《水滸傳》作者施耐庵所用的通俗語言,若以文縐縐的英語腔來表達,實在是痛失原汁原味。恰恰豪放的蘇格蘭方言與山東土語的神韻十分契合,能夠較準確地傳遞原文的意境。若有人對“蘇格蘭腔水滸”是個什么模樣好奇,老布便立即抑揚頓挫地朗讀起自己的譯本,那些水滸豪杰聽上去果然擲地有聲,粗獷有形。

  雖然老布滿懷壯志,無奈形勢所逼,無法大展雄圖將整部小說盡快譯完。如今蘇格蘭文的《水滸傳》僅發表了9回,讀者僅見識了豹子頭林沖與花和尚魯智深,其他眾好漢仍無緣謀面。老布為何壯志未酬呢?歸根究底還是因為孔方兄。首先翻譯待遇十分微不足道,每一回只得稿費100英鎊。所幸的是,英國著名報章《衛報》、《蘇格蘭人報》等均載文贊揚老布的成就,稱譽老布名列英國漢英翻譯界前三甲,并被納入牛津翻譯家詞典。

“好疼狂人”

老布也如水滸好漢那樣有一別號為“好疼狂人”。一位中國雅士根據其英文姓氏霍頓的發音,特為他取了個中文雅名“郝騰”,可惜老布沒得意一會兒便狼狽不堪起來。原來當老布自報家門郝騰時,大家都聽成了“好疼”,個個笑得人仰馬翻。于是“好疼狂人”之名不脛而走。記得我初遇老布那個下午,他用漢語毛遂自薦道:“鄙姓霍名布恩,就是西漢大將軍霍去病的霍,可惜沒能攀龍附鳳搭上血親。”于是我和老布便開始了日后的故事。

  一次 與老布逛中國城,撞上位相識的香港老板。次日這位愛國僑領便對著我大喊大叫起來:“你不要和鬼佬混在一起嘛。你應該愛祖國,帶頭用‘國貨’才是。”我將這段啼笑皆非的忠告傳達給老布時,沒料到他突然情緒激動起來不服氣地申辯道:“明明是全世界各族人民大眾嘛。”老布初學漢語時恰逢60年代末期,頭一課上的是毛主席的《愚公移山》,那個時代中國的革命術語他隨時能朗朗上口。接著老布又引經據典:“中國古代圣賢孔子倡導的儒家思想乃是世界大同,四海之內皆兄弟。林語堂先生自稱兩腳踏東西文化,一心譯宇宙文章。這一直都是我的座右銘。”

  老布對中國文化那是愛屋及烏。剛與他交往那會兒我感覺此老外怪怪的真好笑。比如他給我講述英國大作家史蒂文森,開場白是:“在清代的時候,蘇格蘭有一位詩人叫史蒂文森……”或者“宋朝年間英格蘭南方的一座城堡如何鬧鬼……”啞然失笑后,這些年來我已習慣了他獨特的編年史。老布將古典文學活學活用得淋漓盡致的一幕是,婚禮前夕深夜睡意正酣的我,被電話叫醒,老布吵吵嚷嚷地叫我起身觀賞窗外藍色光環擁著的一輪圓月,話筒里老布一字一頓地說: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”睡意頓失的我啼笑皆非。觀賞老布早年的讀書筆記,中國文革時期的印記歷歷在目。有一段這樣記載著:“應該小心,解放后不再稱呼小姐、太太,那是資產階級情調,要叫同志、愛人。記住,勞動人民都是無產階級先鋒隊。”老布說話時也難免蹦出個把文革詞匯,比如他把自家的花園說成:“我有一片自留地。”讓人忍俊不禁。

  老布字正腔圓的北京話甚至在中國人面前露過一次臉。那是在紐卡斯爾大學休息室,幾位中國留學生聚在一起,一口一個老外、洋鬼子地議論著英國人。老布忍不住走過去開口道:“同志們請注意,在這里諸位可是老外、洋鬼子。”弄得眾人驚訝地面面相覷。見冷了場,老布為了活躍氣氛又起勁地加了一句:“好好學習,將來回國為人民服務。”

  老布對于中國俗語、歇后語尤其鐘愛,認為學習漢語這是必過的一關。他常說起的一則翻譯故事是,早年美國記者斯諾采訪毛澤東。毛主席形容自己是“和尚打傘,無法無天”。身后的翻譯譯成“一個沒有頭發的和尚打著雨傘,看不到天日”。此話惹起西方世界的種種猜測,一種論調認為這體現了中南海深院中的毛澤東的孤獨心態。這顯然是背道而馳。還有一則傳聞是,美國前總統尼克松當年訪華會見江青時,尼氏出于西方式的禮儀客氣地贊美江青很漂亮。江青急忙謙虛地擺擺手道:“哪里,哪里。”翻譯譯為:“Where?”老尼大驚失色只得機智地補充:“您渾身上下哪里都漂亮。”

  來到中國大陸老布驚訝地發現他變成了郭先生。在為我新書出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每位來賓座位前都擺著姓名卡,惟有老布的赫然寫著“郭瑩夫婿”。老布搖頭苦笑著嘆息,沒想到回到國內“墮落”成郭先生了,趕緊將卡片翻轉過來填上了自己的大名,并鄭重其事地申明他擁有姓氏權。對于我總習慣自報家門姓郭,他也好像吃了虧似的嘟囔:“我不是郭先生。”

  老布雖懷揣一顆中國心,但在言行舉止上還是地道英國人派頭。許多同胞認為老布身為漢學家,因其“專業需要”理所當然地找位華人太太。老布對華人的這種感慨相當反感,認為冒犯了他的純潔情感。他強調婚姻絕不可有絲毫的功利主義態度。在回答為何娶了一位華人太太這個不斷困擾他的問題時,千篇一律的臺詞是:“我最欣賞鄧小平的話,并擅自篡改為‘不管白貓黑貓黃貓,相上眼的就是好貓’。”事實上我與英國丈夫的異國婚戀,如天下所有幸福婚姻一樣樸實。一次一位香港記者大駕光臨,詢問我先生最欣賞中國太太哪個方面,最不容易溝通的是什么?老布無遮掩地沖口而出:“這是我自己的私事。”待我去衛生間時女記者又不依不饒地試探:“你現在悄悄告訴我吧。”老布頗惱怒:“我剛才已明確回答你了,我的‘家庭政委’(老布總說娶了個北京來的家庭政委)在與不在都一樣。”

老布在香港“煲冬瓜”

  老布會“煲冬瓜”(廣東口音“普通話”的諧音),因而在香港他總能暢通無阻。出門常見老布與熟人寒暄,香港朋友總客氣地夸贊他:“你的普通話真流利,比我們講得還要標準。”老布便笑道:“普通話不是普通嗎?如今都回歸好幾年了,你們得抓緊惡補普通話才能趕上潮流。”

  如今隨著香港回歸普通話終于揚眉吐氣了,商家都視大陸客為財神爺。有次老布還臨時當了回翻譯。那是在電器店,店員會講英語但不會普通話,而顧客粵語英語全聽不懂。于是老布便將店家的英語翻譯成普通話,興致勃勃地充當了中港兩地華人的溝通橋梁。老布的普通話成為其獨特的個人招牌,一晚在蘭桂坊酒吧他用普通話與酒保搭訕,事隔兩月后再次登門人家還記得這位鬼佬普通話先生,并犒賞了他一杯免費啤酒。老布沖著我得意道:“你看普通話多么有威力。”沾講普通話的光,老布還抽過普通話煙、喝過普通話茶。普通話麻辣面更不在話下,我家附近的車仔面館老板經常與老布打招呼:“‘吸’(吃)過沒有?”于是老布就邊吃著面邊指點他的普通話發音。周圍人都夸贊老布人緣好,他就來了中國人的謙虛勁兒:“實際上都得歸功于我嘴上的硬功夫。”

  前幾天老布行在香港離島海濱,忽見海里一條小狗撲騰掙扎著。視愛犬如家庭成員的西方人最看不得狗遭罪,老布一路狂奔到岸邊一小舢板旁呼叫著:“我要用你的船。”船主也不示弱地回敬:“你要去哪?先拿100塊錢來。”救狗心切的老布趕忙掏出一張百元港紙。待將狗打撈上來后,老布對船公說:“你看這么一折騰我上班就快遲到了。你能否代我照料一下這可憐的狗,或者送到寵物收養所去?”那老漢詫異道:“干嗎送走呀?這是我自己養的家狗。”老布一聽忙問:“那你怎會讓自家狗落水不救?”對方回答:“這狗每天跳下去玩會兒,然后我再把它撈上來。”老布來氣了:“那你為何非收我100塊錢?”船公理直氣壯地提高了嗓門:“是你自己瘋瘋癲癲地奔過來喊著要用船,用船就得付租金呀,我當然不能白給你使。”

  我們這對中英搭檔各有分工,我的《換一雙眼睛看自己——老外侃中國》完成后,老布認為他肩負著的東風西進責任越發緊迫起來。家里的書房被老布命名為“水學齋”并有方印為證。這位水滸癡已讀過13遍中文版原著及西班牙文、法文、德文版本,仍然遠沒看夠,每次外出旅行《水滸傳》都是必備的行頭。眼下他正著手撰寫西方不同的《水滸傳》譯本評略。西安一位高僧給老布相面時說他能活到93歲,于是老布感嘆,對于水滸他一定活到老讀到老譯到老。

  顯然老布是位背負著沉重使命感的堅定獨行僧。編輯/劉冬杰

返回翻譯文章精選
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權所有 @ 貫日翻譯服務有限公司(廣州|北京|上海|深圳|東莞)|網站地圖
廣州市白云區啟德路88號天瑞廣場領寓B2013室
全國免費服務電話: 400 888 0389
廣州 020-86266990 手機15711834984 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網站備案登記號:粵ICP備15089450號


 
时时彩龙虎专家预测 2018十大网络配资平台 安全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福建体彩36选7开 黑龙江新11选5开 36选7开奖结果福 保本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炒股软件如何查看日线,月线,年线等 p2p理财平台推荐 好牛168配资 四川麻将(血战到底) 山西天星麻将 广东麻将推倒胡胡牌技巧 天津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快三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